鱼乐贝贝婴儿水育馆突然关门近200名消费者游泳卡费用被拖欠 预付卡再三“跑路”事件难道无解?

来源:亚洲城 发表时间:2019-07-10 01:10

  6月23日晚,距离金沙江路2876号鱼乐贝贝婴儿水育馆宣布闭店已经过去近4天,仍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在门店附近徘徊,他们还抱着一丝期望:老板娘卞某能将他们尚未消费的钱还回来。

  随着一个又一个消息传来,这个愿望实现的可能性越来越渺茫。有人说,老板娘亲口承认,老板赵某一次性将店里83万元现金取走了,钱款去向说法不一。有人统计,有近200名消费者的游泳卡费用被拖欠。还有人发现,这家机构并未在上海单用途预付卡协同监管平台上登记。

  在店里预存了费用的宝爸宝妈,以及门店的投资人们,或许只能被迫成为了这笔乱账的买单人。

  今年9月,朱女士的儿子小虎(化名)就要上幼儿园了。为了孩子能够适应幼儿园生活,朱女士决定在暑假期间给孩子报个早教班。恰在此时,朱女士常带小虎去的鱼乐贝贝婴儿水育馆老板娘卞某告诉朱女士一个“好消息”,今年夏天,将会增设一个早教班。卞某热情地邀请朱女士带着小虎来参加。

  在朱女士看来,这家店的老板娘卞某和老板赵某,都是很谈得来的同龄人,他们家的两个孩子和小虎年龄相近,朱女士和这对夫妻很有共同语言。几乎没怎么犹豫,5月11日,朱女士就将3个月早教班费用共8900元一次性交到了店里。彼时,朱女士无法想到,一个月后,她会对此举后悔万分。

  6月19日,这家店组建的微信群传来消息,称门店关门了。随后,老板娘卞某在微信群中解释,关闭门店是为了下水道改造,门店暑假前就能恢复正常运营。

  这些消息让群里的宝爸宝妈们十分不安,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刚刚交了早教课费用。

  坏消息接踵而来。在鱼乐贝贝婴儿水育馆门口,家长们遇到了早教班的老师孙女士。孙女士告诉家长们,除了托班费用外,还有孙女士等三位合伙人的60万元合作入股金,一并被这对夫妻带走了。

  在卞某向孙女士等提供的一份手写说明中,她这样解释这笔钱的去向:钱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我老公取走,其中包括合伙人的投资金60万元,以及店里2019年5月及6月至今(6月13日)收入23万元,总计83万元。

  “6月12日,她(卞某)找我们哭诉,说所有的钱都被老公拿走了,希望我们能把店接下来做。”孙女士说,当时,距离她与另外两个女孩将60万元投资金全部交给卞某用于购买这家门店48%的股份,还不过2个月的时间。

  “我们三个以前是另一家早教机构的老师,本来想着要单独开店。卞某说她这里有场地可以合作,我们就相信了,谁知道遇到了骗子。”孙女士说。

  据家长估算,有近200名会员在该店预存了费用,尚未被消耗的预存款或达40万元。

  一位家长说,她共计花费了7300元在这家店为宝宝办理了100次的游泳卡。因为涉及金额较大,办卡时,她曾特意问过,如果闭店了怎么办?当时,她被告知,会员卡是可以转卡的,到时候哪家门店都可以使用。

  然而,如今她打电话至鱼乐贝贝总部,却被告知,该加盟店已经闭店,所有消费者都不能转店转卡。

  截至发稿前,鱼乐贝贝总部并未对此事进行回应。公开报道显示,此前,北京等地也曾出现过鱼乐贝贝门店不正常闭店、消费者退费无门的情况。

  在记者以加盟考察为名义的暗访中,鱼乐贝贝的招商顾问详细解释了鱼乐贝贝总部和加盟商的关系。这名招商顾问说,加盟商只要一次性缴纳25.6万元,即可获得鱼乐贝贝的品牌授权、开店所需的全部设备,以及品牌指导服务。“一次加盟,终生服务。”加盟顾问说,总部除了提供服务外,并不会干涉、监管加盟商的财务运营,也不会监管加盟商如何使用提前收取的会员费用。

  所谓的“通卡”,不过是门店间互相扣除预留在总部的押金。“通卡有5000元押金,如会员到别的门店消费,消费金额将从押金中扣除。”招商顾问说。

  监管的薄弱不仅仅体现在总部和加盟商之间。上海市单用途预付卡协同监管平台显示,尽管大量售卖游泳卡,但是无论是“鱼乐贝贝婴儿水育馆”店招名,还是营业执照上的名字“茉莉花儿童游乐场”,均未在该平台上做过登记。事实上,在该平台已登记的企业名单中,婴儿游泳相关项目鲜少出现。

  如今,这家鱼乐贝贝婴儿水育馆已大门紧锁,门店的玻璃上贴出了“出租”的字样。求助无门的家长们和投资者最担心自己将被迫成为婴儿游泳馆“跑路”乱象的买单人。



相关阅读:亚洲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