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幼儿游泳馆 看得见的乱(图)

来源:亚洲城 发表时间:2019-03-06 23:07

  下午3点,透过月儿湾婴幼儿游泳馆直营店的落地大窗,可以看到几个4岁以下的孩子正戴着托圈在蓝色的水池中戏水,水面漂着五颜六色的玩具。站在池边的一位妈妈,一边忙不迭地用毛巾擦拭孩子选中的玩具,一边紧盯着孩子,游得离自己稍远一点,就马上叫他回来。

  近年来,婴幼儿游泳在年轻家长中逐渐成为风尚。记者调查发现,婴幼儿游泳馆的卫生、安全和运营等方面仍缺乏明确的监管和统一的行业标准。按月儿湾的前员工李梅(化名)的话说:“婴幼儿游泳馆里,埋着不少家长注意不到的隐患。”而事实上,该行业的乱象是看得见、无人管。

  下午3点,在石景山远洋山水南区的东南侧,月儿湾婴幼儿游泳馆蓝色牌匾前停车位停满了车。玻璃门内,不少家长正扶着婴儿车在前台休息处排队等候。看到记者,课程顾问李然热心引路参观。

  “现在人最多。全天大概能接待二三十个孩子。”李然脚步匆匆,边走边说。进门左手第一个房间内,有一座面积为12平方米大的水池。“这是戏水区,孩子自由游泳,家长在池边互动。”李然说。

  记者在池边遇到那位帮孩子擦玩具的妈妈。她说:“孩子喜欢上嘴咬玩具,从来没见这里有人擦过,我只好自己擦。”而池中的玩具摸起来有点滑腻。而李然向记者保证:“戏水池和里屋的亲子池,都是24小时循环过滤,保证每天换水。您放心吧。”

  据悉,馆里过滤装置是成人泳池用的沙缸。加盟商陈立(化名)告诉记者:“这属于粗过滤,可以滤掉水碱,让水看起来不脏,但杀不掉细菌,也滤不掉排泄物,所以需要每天换水。”而李梅透露:“每天换水实际做不到。只能两三天一换,或者倒一半、换一半。”

  据陈立介绍,两个水池的容量均为12吨,一个月光是大池换水的水费就需要4500元。月儿湾总部负责加盟事宜的黄经理告诉记者:“像直营店这样的规模,每个月水费在1500元到2000元之间。”显然,靠这些水费,不可能做到每天换水。陈立说,“别说省水费了,仅换一次水,从开阀放水到注水关阀要折腾10个小时,一犯懒就不换了。只要家长肉眼看不出来水有问题就行。反正没人来检查。”

  记者致电12320公共卫生热线,被告知:“婴儿游泳的卫生问题,卫生局无法受理。”

  从戏水区拐向亲子游泳区的路上,记者看到一条狭长的独立厨房。玻璃墙后,灶台上锅碗炉具齐全。李然说:“这是我们之前为托班特意建的,但托班去年年底停了,现在我们自己在用。”

  记者发现,在厨房周围以及300多平方米的馆内,没有任何消防提示和防火设备,也没有设置安全通道,只有大门一个出口。而据《消防法》第十三条,建筑面积小于1000平方米的室内儿童活动场所应办理消防备案手续。据李梅透露,该手续月儿湾未曾办理。黄经理说:“消防许可证,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怎么办。”

  馆内最深处是亲子游泳区。在水深1.2米的亲子游泳池中,两对母子正在亲子教练的指导下同游。池中的悠悠妈提醒记者:“池里的台阶很滑,容易摔倒。你带孩子来的时候注意一点。”亲子教练告诉记者:“家长自己会游泳就更安全,因为他们熟悉水性,跌倒时会先把孩子托上来。当然我也会赶过来抢救。”李梅告诉记者,这名教练并没有游泳教练证和救生员证书。

  据李然介绍,游泳馆内没有专门的急救室和救生设备,戏水池边也没有教练看护。

  按照卫生部的要求,托儿所入学前要检查孩子的健康证明。月儿湾实行会员制,悠悠妈每周至少带悠悠来游四次,“实际上跟上托儿所差不多。”但她说,无论办卡时还是每次下水前,都不用出示健康证明。对此李然表示:“现在家长素质高,孩子生病了,不会故意带来游泳。”

  离开婴幼儿游泳区,李然带记者走进门口的一个正方形房间,几名员工正在布置地面。李然说:“这里是我们的地面课程场地,下个月马上就要推出新的地面课程,跟我们自主开发的水育课程配合。除了简单的戏水之外,配套课程才是我们最大的优势。”

  陈立正是被月儿湾的水育课程吸引,才最终决定加盟开店。他说:“单纯的婴幼儿游泳每家都差不多,但课程就千差万别了。每家都说自己‘最大’、‘最好’、‘领先’……摆出各种国内外专家的理论,头也大了。月儿湾说是和北京大学合作开发的课程,北大的招牌我信得过,所以就选了这家。”

  在月儿湾的《招商合作意向书》中,有这样的介绍:“携手北大心理系,并联合摇篮网成长阶梯,共同研发孕期、婴幼儿以及儿童水下运动课程,配套拓展训练课程。”

  不过,北京大学心理学系发展心理学博士陈雨露向记者表示:“我系跟任何婴幼儿游泳机构都没有联系。婴儿根本不是我们的研究范围。”

  陈立仍然相信北大参与了月儿湾的课程研发,但对加盟后总部的态度表示不满。“加盟前的承诺并没完全兑现。卫生证和消防证都是我自己找人办的。给我订的亲子池,不带台阶,他们省了8000元钱,但我们的家长进出池子都特别不方便,很容易跌倒,这个问题到现在还没给解决……”

  陈立说:“交完加盟费,他们就撒手不管了。卫生、安全、客户,全靠我们自己把握。孩子在我们这出了问题,他们也不会负责。”

  在亲子池旁洗衣房一样的房间里,有低龄婴儿专用的单人水池,约1立方米大小。婴儿在池中游泳15分钟后,洗澡擦干,再由专门的员工做抚触服务,也就是全身按摩。李然说:“做抚触的员工都经过公司培训,虽没什么资质证明,但绝对是专业的。”

  “直接在孩子身上动手,我还是不太放心。”悠悠妈说,“悠悠4个月大以前我都不敢带他来。等大点儿之后,才带到大池子游。”

  李梅透露说:“店里的员工不是职业学校实习生就是临时工,最多干半年,不可能办资质证明。育婴证、健康合格证、体检证明统统没有。这里的风险,最终都要由孩子和家长承担。”

  实际上,月儿湾并非个案,与它相邻的鱼乐贝贝婴幼儿游泳馆有同样的单人小池,抚触师也没有资质。

  虽然实际经营业务基本相同,不同婴幼儿游泳馆不仅在服务中缺乏统一标准,注册的经营项目也各不相同。月儿湾和鱼乐贝贝两家公司,注册经营项目就分别是教育咨询和体育运动项目经营。在北京工商局的经营项目注册范围内,尚无婴幼儿游泳这一项。对此,陈立只能用“名不正言不顺”来形容。

  目前,北京市内的婴幼儿游泳馆已超过400家,连锁品牌的加盟广告仍有增无减。与婴幼儿游泳市场的火爆形成对比的,是监管缺失和行业乱象。记者走访发现,月儿湾的卫生安全隐患和不实宣传,在市内多家婴幼儿游泳馆中普遍存在,却又常常被家长们忽视。修佳明 J242



相关阅读:亚洲城